教學電子報第 11
發行人:楊思偉.楊銀興  策劃總編:陳慧芬  主編:林宜賢

「兒童讀經」──我的語文教育觀
語文教育學系  王財貴教授 —  97年度教學優良教師

        十幾年來,教改雷厲風行,而成效不彰。究其原因,無非是換湯不換藥,治標不治本。之所以如此,其更深理由,則因不從本質上思考問題,所以對問題沒有澈底的解決之道。我是一個教育工作者,與有責焉。而我的領域在語文教育,有關語文教育,我以四十五年的時間,確實做了一番本質上的反省,提出了「兒童讀經教育」的理論,此理論與一百年來體制的語文教育思潮,有相當大的差距,而我以為可以提供語文教育改革的參考。兒童讀經教育理論的基本思索如下:

(一) 首先認定各民族文化的相容性,提出「全盤化西論」:
   各民族的文化都是人類共同的智慧遺產。每一民族應盡自我文化的傳承之責,進一步對其他民族文化吸收與開創。所以中國人此時應效法古人吸收印度文化的氣魄,全盤「化西」。「化西」是健全自己,並通過自己的努力,把西方「消化」進來,充實自我的生命內蘊,以造福民族後世,並貢獻於全人類。

 (二) 認定經典在文化傳承上的重大意義:
    「經典」之所以為「經典」,其重要特色是發自人性,超越時空。不管要承繼自我傳統,或要吸收外來文化,其簡捷的進路,便是直接從各民族的「經典之作」中,去汲取其民族的文化源頭活水。
    
 (三) 認定文言與白話的相容性,而「文言文」之文化傳承功能有其不可替代性:
   「文言」本來就是從「白話」提煉出來的,而且文言文乃是白話文的基礎。而要增長文言之能力,「經典」正是最佳的教材,因為「經典」本身就是最醇正的文言文範本。經典又是人文理想的薈萃,並且是民族智慧的源頭,因此,「讀經教育」將同時具有增進語文能力、培育人文教養、契接民族智慧的三種功能。

 (四) 認定「文言文」之易教易學性:
    有關語文的學習,最重要法則的是多接觸多熟習。由大量長久的接觸中,自然培養出語文的親和力與敏感度。中國人學習中國的文言文,本是很容易的。千古如斯,無勞舉證。

 (五) 認定兒童是「讀經」最適當的年齡:
     如上所言,因為語言的學習是愈早愈好,文化的熏陶也愈早愈有其潛移默化之功。所以及早讓兒童接觸涵義豐富的「經典」之作,對其一生的文學素養的蘊釀,及人格智能的陶育,是具備重大而深遠的意義的。

 (六)認定「兒童讀經教育」教法的簡易可行性:
     基於對兒童心理的確實認識,為順應兒童學習的天性,「兒童讀經教育」的基本方式是「只求熟讀,不必求懂」。老師只是依照文句,教他「讀」;而兒童也只是「跟著讀」、「反複讀」。這樣,老師便很容易「教」,兒童也很容易「學」。

 (七) 認定「讀經」的「潛能開發」功效:
     高程度的語文學習,不僅語文能力立即提升,其影響所及,將帶動心智之全體發育。所謂「潛能開發」,於「讀經教育」中,最易證實。所謂「課業減壓」,實施「讀經教育」,是真正無害的減壓良方。

 (八) 認定「讀經」的「品德教育」功能 :
   所謂「道德」、「品行」、「性情」「氣質」……等等重要的人格成素,是不能用一般的知識教育的方式來教的。乃是從「陶冶」、「熏習」中得力。讀經,正有深度熏陶之功。